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魂战天下 第九十九章 冰封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59:06

魂战天下 第九十九章 冰封

眼前三人的无耻,让唐羽的心中满是怒意,脚下一动,整个人直接冲池子中迸射而出,瞬息来到三人之前。那速度,甚至在原地之上留下一道残影。

唐羽的速度,让三人的脸色一变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退了开来。然而,唐羽心中忿恨,没有去理会另外两人,而是脚下一动,朝着赵丹紧随而上。

“唐某自问对你赵家算得上是步步退让,若非你们咄咄逼人,唐某又岂会出手将赵元义击杀。既然你们喜欢一而再,再而三的相逼,那唐某就得罪你赵家又如何。”唐羽冷笑着,抬手间一股黑冰涌现在双拳之上,虽然没有寒气渗出,但却更显一丝狰狞。

赵丹的脸色一沉,美艳的容颜之上露出一丝不屑,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,轻蔑的道:“无知小儿口出狂言,你也配得罪我赵家。不过是速度够快而已,真以为自己有几分能耐,在我赵家之前玩冰,班门弄斧。”

说着,赵丹的周身,涌起一丝丝的寒气,天地间的水分,更是在一瞬间被凝结成一颗颗冰晶,整个大殿俨然成了一处冰窖。不仅如此,那寒气非比寻常,竟然朝着唐羽体内钻入,使得唐羽的动作略微慢了几分。

见此,赵丹脸上的冷笑之色更盛,素手一扬,一片巨大的冰墙直接出现在两人之间。

唐羽神色平静,并没有理会那入体的寒气,只是神色冰冷的一拳轰出。手中的黑冰,轰击在那冰墙之上,整个冰墙顿时剧烈的颤抖起来,一道道裂痕更是涌现,如同蛛般蔓延。

“爆!”唐羽蓦然冷哼一声,手中的黑冰,赫然爆发了开来。黑色的冰晶,化作一根根冰刺,如同箭羽般四射,眼前的冰墙,在承受唐羽一拳后,再受到这冰刺的迸射,轰然倒塌。

然而,冰墙之后,赵丹的脸色却是神色不变,脸上的冷笑之意更盛,双手之间的印诀更是不住的变换着,而后双手一顿,口中清喝道:“六壬玄冰印。”

随着赵丹的话语一落,天地间的寒气变得更加的强烈,唐羽的体表之上,赫然爬上一层层冰晶,体内的气血更是宛如冻结了一般,

唐羽的瞳孔顿时一缩,眼中带着讶色,而就在这时,赵丹手中的印诀却是蓦然对着唐羽,从那印诀之中,一股危险的气息爆发而出,随后一股巨大的寒意赫然直接冲那印诀之中冲出。那一股寒意带着一片片冰晶,朝着唐羽涌来,转瞬之间竟然直接将唐羽冰封。

一道粗大的冰柱涌现,直接贯穿整个大殿,而唐羽的身形,在那冰柱之中,双眼之中依然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赵丹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眼中带着不屑与兴奋,体表之上散发着一股寒气,使得其看起来带着一股圣洁之意,只是眼中的狠戾,却是将这份气质完全的破坏。

“哼……天才又如何,不过是九魂之力,也想与我赵家为敌。”赵丹冷笑着,从出手到结束,不过是转瞬之间而已,瞬息之间就将唐羽冰封,赵丹的心中也有些侥幸。毕竟,甄猞的尸体还在一旁,而甄猞的实力未必会比她差。

“看来,甄猞的死,应该是着了这小畜生的道,以这小畜生的实力,怎么可能将甄猞击杀。”心中想着,看着谷宁和甄丞,赵丹的脸上露出一丝得色,眼中光芒闪烁。

“两位的速度倒是不慢……”赵丹缓缓开口着,眼中流露出一丝嘲讽。谷宁和甄丞两人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,因为甄猞的尸体,他们对于唐羽有了一些忌惮,再加上唐羽的速度如此之快,三人都是下意识的闪避,却没有想到唐羽转眼之间就被冰封了。

“看来,赵夫人的功力,又有所提升了,这一次的出手,可见赵夫人对于冰封之道已然极为的娴熟,怕是以后赵家会再添一个兵魂境的强者了。”谷宁轻轻一笑,略微奉承道。

赵丹的脸上露出一丝受用之色,而后转头看着被冰封的唐羽,缓缓道:“两位看要如何处理这小畜生?”

谷宁和甄丞轻咳了一声,而后互望了一眼,缓缓道:“这小畜生既然是赵夫人所冰封,按理说我等不应插手,只是此子屠我甄家弟子,而今又杀害了甄猞,还希望赵夫人将这小畜生交给我甄家。当然,我甄家定有厚报,此子身上的东西,赵夫人也尽可取走。”

甄丞眼中精芒闪烁,说的话更是合情合理。然而,在场三人心中,谁都清楚唐羽的重要意义。不仅是唐羽身上的宝物,而且还有唐羽这个人。除了那价值百万的悬赏,还有就是唐羽所凝练出的圣魂法相,以及当初在镇魔之地中沐浴在龙气中的情形。

如今,在三家眼中,唐羽不仅仅是一条魂脉,而且还是一个人形宝药。若是能够将唐羽体内的龙气炼化出,以那龙气,完全有可能让他们自身脱胎换骨,甚至是凝练出圣魂法相也不一定。相比起来,唐羽身上可能存在的异宝,价值就显得有些不足了。

“甄丞兄这么说就不对了

,这小畜生毕竟是小女子所抓,而且他也将我赵家的首席弟子击杀,若是不能将其带回,小女子也不好向家主交待。不如这样,这小畜生就由我带走,至于他身上的东西,就给予两位平分,你看如何?”赵丹轻笑着,配合那美艳的脸庞,让甄丞和谷宁的心神不由一荡。

迅速回过神来之后,两人的脸上都有些难看,在他们看来,唐羽最大的价值就在唐羽本身,其它的东西,根本比不上唐羽自己。他们不愿意唐羽落入赵丹的手中,可是赵丹说的却又合情合理,毕竟抓住唐羽的是赵丹。

“不如……唐某来为你们做个决定吧……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并不大,也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,平静无比。但是,落入三人的耳旁,却是让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,不可思议的朝着这身影传来的方向望去。

然而,目光所及之处,唐羽的身影依然被冰封在了那冰柱之中,那冰柱也没有丝毫的损坏,唐羽的身形更是和之前冰封之时没有任何的变化,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。

三人的神色有些难看,脸上惊疑不定,死死的盯着那冰柱上的身影,过了许久之后,眼中满是狐疑之色。唐羽的身形依然没有变化,那冰柱也没有丝毫破损的迹象。

只是,就在三人的神色渐渐松懈下来时,冰柱之中的唐羽,双目却是蓦然一转,朝着三人望了一眼,眼中满是嘲讽之意。

“唐某被冰封着,你们又何须畏惧呢?”轻微的声音响起,再加上那转动的瞳孔,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,直接在三人的心中涌起。

“不可能的……你怎么会……被冰封其中,虽然不会立即身死,但也会被剥夺六感,怎么会……”赵丹不可思议的看着冰柱之中的唐羽,身形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分。

谷宁和甄丞两人的脸色也是极为的难看,他们也是知道赵丹那一式手段的威名的,如今唐羽虽然被冰封,却依然能够保持六感存在,这让他们心中一阵发毛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赵丹颤抖着双手,指着唐羽,颤声的呢喃着,却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唐羽双眼看着赵丹,轻轻一笑,道:“如何,不如唐某替三位做个决定吧,看到底是谁获得唐某。”

唐羽的话音一落,谷宁三人的神色顿时极为的古怪,看着被冰封的唐羽,许久之后,甄丞冷笑道:“砧板之肉,有何资格决定自己的生死,可笑之至。”

“哦……不愿听唐某一言吗,或许对你很有好处的哦。”唐羽一脸揶揄的道。

甄丞的脸色顿时一沉,神色满是不快,狠狠的瞪了唐羽一眼。不过,唐羽的话语,倒是让谷宁的眼前一亮,看着唐羽,轻笑道:“两位,不论怎么争执,他都已经是个死人,既然如此,我们听听这小畜生要说些什么也无妨。”

赵丹和甄丞一阵沉默,而后看了看唐羽,眼中寒芒闪烁的道:“你最好能够说出一朵花来,否则我会让你死得更加痛苦。”

唐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看了看赵丹和甄丞,而后看了看谷宁,笑着道:“如果我是你们其中的一份子,那么我定然会将自己交给赵家……”

谷宁和甄丞的脸色一变,神色极为难看的看着唐羽,冷哼道:“哼……畜生就是畜生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
两人都想要得到唐羽,如今唐羽却说交给赵家,这无疑是要他们心中的如意算盘落空。然而,赵丹的脸上却是轻轻一笑,脸上全是满意之色,看着唐羽,冷笑道:“很好,也算你识相,到时候我不介意让你少受点痛苦。”

唐羽看着谷宁和甄丞,脸上轻轻一笑,道:“两位不妨再听一听唐某的理由,或许,听完了唐某的理由之后,两位会改变主意也不一定……”

北京华博医院价格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
北京华博医院的费用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咨询
北京华博医院价格贵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