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汉皇刘备 第六百四十六章 伏兵齐出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38:51

汉皇刘备 第六百四十六章 伏兵齐出

马超打小就在军队里长大。对战机的把握非常敏锐,在进入陈留之后,很快就发现了陈留的异常。派出斥候一侦探,这才知道,陈留全郡竟然已经是戒备森严了。马岱知道后,郁闷的嘟囔道:“这仗还怎么打,莫非要用骑兵攻城不成?”想着骑着马往城墙上撞,马岱就觉得这画面很不靠谱。

马超狠狠瞪了自己这个从弟一眼,头脑简单只知道蛮干的莽汉!却不知道,他自己之前也是唯武力至上的莽汉一条。

马超率部在一个小山谷里藏了下来,在白马取得补给之后,粮食还够,所以他也不急于一时。扎下营后,便拉来庞德、马岱,问道(主要是问庞德):“陈留守军已有防备,今将奈何?”

庞德想了想,道:“陈留知我军来,必将请援,若有援军,将从何来?”

马超笑道:“令明此言,正合吾意。陈留坚城,曹军既有防备,急切难下,莫如匿于野外,击其援军。若得破陈留之援,守军必惧,如此,陈留可破也。”

计较已定,于是马超便遣出军中斥候,分成数路,到各要道去窥探动静。任峻的求援信到了兖州,程昱看了,大吃一惊,忙与陈宫、董昭等人商议。陈宫眉毛一皱,道:“此必刘备乱我后方之计。一支偏师,人数定然不多。陈留有任伯达在,必可保无虞。依我之见,不用援兵可也。”

董昭出言反对:“不然,敢以偏师来袭我后方,必定全是骑兵,其众来去如风,若不遣援军与陈留兵一道击之,陈留不得安宁,又如何敢运粮来我处?”其实董昭还有点小心思,他是济阴定陶人,若不把这支汉军给灭了,到时他们在陈留占到不便宜,跑到济阴来了怎么办?他家可是济阴有名的大地主。

董昭拿粮草运输安全来说事,陈宫也不好反驳了。虽然兖州其他各郡粮草还够,但谁又能保证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呢。陈宫不说话了,程昱便下了决定,派支援军去支持任峻,助他守陈留。

不过大军都在前方与汉军抗衡,思来想去,只好挤了五千兵马出来,以军司马夏侯尚为将,前往陈留。

夏侯尚乃夏侯渊之侄,少年从军,因功累至军司马。他得了程昱之令后,便引军西向,往陈留疾行而去。

夏侯尚也不是草包,他也想到了可能会与敌军相遇,于是一路上行军小心翼翼不说,还特意选了顺着济水一线而行。从昌邑到定陶,再到冤句,再进入陈留境内到达济阳。这一路上,城池郭堡林立,人烟稠密,想来就算碰到了敌军,也足够以自保到援军到来。而程昱给他五千兵,也是用心思量过的,给多了,兵马兖州本身就吃紧不说,也怕夏侯尚统领不了。给少了,路上又太危险。五千不多不少,刚好在夏侯尚能力之内,遇上敌军的话,也能自保。

夏侯尚兵到冤句的时候,就被汉军的斥候发现了,回报之后,马超却按兵不动,只是让自己的斥候盯着夏侯尚的一举一动。

到了济阳之后,夏侯尚的警惕性更高了。毕竟陈留郡已现敌踪。谁知道这股敌军现在躲在哪个角落里窥视着自己阵营的破绽?

夏侯尚在济阳待了数日,在与任峻还有外黄守将确认过最近敌军不见踪迹,而济阳到外黄的道路也畅通无阻之后,这才引军自济阳奔外黄。

到了外黄,就离陈留不远了。这个时候,马岱急眼了,看着自己的兄长,道:“大兄,若再不动手,莫非要眼睁睁看那曹军进了陈留郡不成?”

马超笑道:“是该动手了。公山(马岱字)听令,你且领五百兵马,佯攻酸枣,声势越大越好。我自与令明引兵击曹军之援兵。”

马岱听了,道:“何不让令明去酸枣?”

马超听了,脸一沉,道:“还不依令而行,等着吃军棍吗

汉皇刘备  第六百四十六章 伏兵齐出

?”马岱不敢多言,遂引军往酸枣去了。

马超这才对庞德道:“令明,公山既去酸枣,陈留必以为我军欲取酸枣,趁其不备,你我潜行至汴渠附近,一举而破敌之援军。”

未几,酸枣令来报陈留,言境内出现敌军,若莫有数千之众,正在掠夺百姓,攻打城池。任峻接报,信以为真。因酸枣又靠近司隶,他只以为这支汉军欲取酸枣,与司隶部连成一片。于是便去信夏侯尚,让他火速来陈留,然后商讨救援酸枣的事宜。

夏侯尚得信之后,不疑有他,便引军疾行,埋头往陈留赶去。看看快到了汴渠(汳水),便下令扎营歇息,然后让人去搜集船只,准备渡水。

这汴渠其实就是后世隋唐大运河的通济渠,后来的隋炀帝只是在古汴渠的基础上,将其重新挖通、拓宽、加深罢了。

刚渡过汴渠,部队还没完全上岸,忽然就闻数通鼓响,只见一支骑兵在不远处的山脚处,恶狠狠的杀了过来。

夏侯尚见状,又急又怒:“任峻已降贼乎?”不由得他不怀疑,任峻来信急召他来陈留,说汉军已北上攻打酸枣。这不明摆着说此地已经无事了么?怎么汉军又突然杀了出来?

曹军没有接战的思想准备,立时乱作一团。庞德为先锋,率部直扑而来,人马合一,夹着风雷之势,直直撞进曹军阵营当中。然后便开始劈砍厮杀起来。曹军立时便被骑兵冲得七零八落。庞德直冲至水边,取了火箭在手,先纵火烧船,然后又返身冲入曹军之中,围住曹军砍杀。

马超随后赶到,见庞德如虎入羊群,大显神威,不由笑道:“令明真勇冠三军也。”夏侯尚铁青着脸,看着突然出现的汉军,此时的他已经没空去想任峻了。只声嘶力竭的呼喝着自己的部曲向自己靠拢,然后围成坚阵,固守待援。

夏侯尚已经不敢多想了,死马权当作活马医,他遣了数骑突围,有一路仍然是往最近的陈留而去。若任峻真有问题,那就是命吧。上了战场,夏侯尚早就有这个觉悟了。但他最不能忍受的,却是自己人的出卖,所以无论如何,他得坚持下来,等一个结果。

沧州性病医院费用
沧州性病医院哪家好
沧州性病医院排名
沧州治疗性病的医院
沧州治疗性病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