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荒兽主宰 第九百一十八章 怎会这样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35:02

荒兽主宰 第九百一十八章 怎会这样

“怎么回事?奇兽与短刃之间,难不成还有什么联系?这也太巧合了吧!”

燕澜当即错愕,甚至忘记了手中正要施展的法诀。

“呼……”

奇兽呼啸而来,狂焰如潮,势不可挡。

“鸿溟诀,水灵护体!”

燕澜见那火焰来势汹汹,不敢大意,心神一动,运转鸿溟诀。眼下,唯有他父亲传授的鸿溟诀,可以一挡。

鸿溟诀,乃修五行,修成之后,可掌五行之力。

燕澜如今只修成皮毛,不过凝聚水灵护体,还是可以做到。

此刻,燕澜见那奇兽通体火焰,不可见其本体,又觉短刃几乎燃烧起来,他心中暗道:“此短刃,竟然与这奇兽有所感应,定有隐秘。我若祭出短刃,显人耳目,只怕又要节外生枝,不如……”

燕澜瞳孔一缩,右手掐诀,当即引出短刃上一丝炎炙之力,双指朝前方奇兽一点,炎炙之力流窜而出,直奔奇兽。

观礼台上,众修凝目而视。

“四息了,燕澜尚未出来!”

“他坚持六息,应是无碍,但想要坚持十一息,只怕不能!”

“……”

公祖疏双目微眯,他的心神与奇兽鼎有某种奇妙联系,可以看到燕澜被奇兽逼压得动弹不得,只得胡乱祭招。

公祖疏心道:“鼎中奇兽,乃是毫无灵智的灵体,只存凶威,不存意志,一不惧魂力攻击,二不惧刀剑所伤,三不惧兽魂威压,加上依仗奇兽鼎,即便分神期修士入鼎中,都无法降服奇兽,只能尽可能坚持。燕澜。你一直以来,表现得极为强大,老夫倒要看看,你到底能坚持多久。”

观礼台上。一些强者也大抵知晓奇兽鼎之能,皆是屏息凝神

鼎中,燕澜一指按去,那炎炙之力融入奇兽体内。

“嚎……”

奇兽发出一声奇异的嘶吼,当即化作更为剧烈的火焰。狂暴地倒退而去。

那道嘶吼,带有愤怒,更带有一缕发自灵魂的惊恐。

虽无灵智,但兽魂深处,依旧存在一缕自保本能的惊惧。

此刻,这一点点惊惧,完全彻底地爆发出来。

燕澜瞪大眼睛,只见奇兽几乎贴着鼎壁,不敢再向他靠近一步。

那股炽热凶焰,自然也就消失无踪。

这一变故。连燕澜自己,都未曾想到。

“好奇异的短刃,居然一缕炎炙之力,就拥有压制奇兽之能。若是祭出短刃,恐怕足以杀死此兽。”

燕澜深吸口气,当即平定神色,切不可让别人看出一丝端倪。

观礼台上,众修透过鼎口禁制,隐隐能看到奇兽的动作,忽然都是双目一瞪。面露不解,纷纷看向公祖疏。

公祖疏拳头一握,瞪目惊道:“七息……什么,燕澜……燕澜居然逼退了奇兽。让奇兽感到惊恐,这……这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,此鼎传承至今,老夫尚未听闻,奇兽有过如此惊恐。甚至。奇兽根本就从未惊恐过,怎会这样?”

公祖疏神色骤变,变得极其古怪与惊异,他忍不住一跃而起,落到鼎口上方,朝下望去。

他清晰地看到,奇兽蜷缩在鼎壁之处,无论他如何发出命令,始终不敢再踏出一步。

好似,燕澜乃是它的克星,仿若小蛇见到了王蟒,拥有本能的臣服与畏惧。

断尺惊虹眉头一掀,心中漾起了一股强大的波澜,种种反常,表明了燕澜绝非常人,他心中的盘算,顿时更为复杂起来。

“九息……”

观礼台上,不知是谁,轻轻地喊出了一声。

所有人都是心头一紧,九息很短,但在生死威逼关头,却很漫长。

偌大的观礼台上,一片静寂,甚至连呼吸声都已静止。

所有的目光,倾注在鼎中燕澜身上。

他们能够看到,燕澜静静地站立,面不改色,好似不费吹灰之力。

“十一息……”

公祖疏身体不可遏止地一颤,一道声音,不经他的大脑,本能地说了出来。

“嘶……”

观礼台上,当即齐齐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“十五息……”

“天……天呐,燕澜居然还是一动不动,他是吓傻了,还是真的压制住了那奇兽?”

“公盟主,你看一看燕澜,他到底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

到了这个时刻,燕澜已经破了前人记录,并且依旧稳如泰山,时间对这项考验而言,已经没多大意义。

众人只想知道,燕澜此刻到底是什么状况?

公祖疏缓缓松了口气,道:“燕澜,你可还好?”

燕澜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这十数息时间内,其实他才是最为惊异的人。

“盟主大人,我很好,只是这奇兽,见了我好想见了鬼一样,一动不动,我在想着,要不要上前摸一摸它!”

燕澜半认真半戏谑地说道。

“摸摸它?”

公祖疏心中嘀咕了这三个字,顿时有种想要撞鼎的冲动。

以前,那些进入鼎中考验的强者,别说摸摸奇兽,就是看都不愿看其一眼,只盼着奇兽离得远远的,那股炎炙温度,几乎可以将婴变期修士瞬间蒸发干净,谁都不愿多待一息时间。

所以,方才造就出最长十一息的坚持时间。

时间已过三十息,公祖疏无奈地摇了摇头,手诀一点,打开一道口子,道:“燕澜,你出来吧,这个考验,恐怕你待到天黑,都没问题。”

燕澜抿嘴一笑,当即一跃而出,朝公祖疏拱手道:“盟主大人,现在应该所有仪式流程,都已完毕了吧!”

公祖疏上上下下将燕澜扫了一遍,微微错愕地点了点头:“嗯,一切已经妥当,从此之后,你就是中级驯盟核心弟子。这是身份牌鉴,你融入一滴血液,便可与本盟达成最基本的协定。同时,凭此牌鉴,可以在一定区域,享受一些特权,务必收好。”

“哦?”

燕澜摩挲着身份牌鉴,微微犹豫。

公祖疏见状,传音道:“放心,本盟不会坑你,这不是灵魂契书,只是普通的血书,只要不无缘无故杀戮本盟之人,做出有违本盟利益之事,便对你毫无约束。若你不愿做本盟弟子,以你修为,可强制解除血书。这只是一个走过场的仪式,你照办便是。”

燕澜对公祖疏这人,并不是很了解,更不会相信他所言的一切,在划破指尖的那一瞬,他取来幽火空间玄野一滴血液,滴入了其中。(未完待续。)

锦州治疗男科医院
吐鲁番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滨州治疗早泄方法
锦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吐鲁番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